推荐阅读:绝色嫂子太撩人 夜夜笙香 极品好儿媳 都市猎艳 叶辰孙怡夏若雪 山野春情 乡野风月 诱人的继女 猎艳大宋 我和女神在荒岛的日子 乡村女教师 罪城小说林岚 我真是大神医 雯雯华子小说 罪孽深重 驾校情缘 诱人的后母 雪白的嫂子 一生何求 妻子的诱惑

收藏【笔趣读小说www.biqudu.cc】,无弹窗免费网络小说阅读网!

    如果说这世上真有天堂,那肯定是指这里,蓝天白云飘,暖暖的太阳眷顾着整片绿茵草地,视线所及之处俱弥漫着金黄色的雾霭,远处山傍有几头牛在吃草,近处草芦边有几只兔子在比跳高,小鸟啾啾、蟋蟀轻鸣,那样的惬意、那样的悠然,在这里,所有的烦恼都无法存活。

    不,这里不是天堂,这里是伊甸园。

    嗨,我就知道你又跑到这里来了。

    草地上,沐宸御双臂围绕着曲起的双膝,嘴边咬着一根青草梗摇过来摇已往,突然听到她的声音,他似乎并不意外,但也不响应她,只是默默地望定前方某一个定点,甚至未曾眨过半次眼。江净珞疑惑地顺着他的眼光看去,赫然发现不远处有两小我私家,一个十分俊美的男子,尚有一个很是漂亮的女人,两人之间有一段距离,似乎相互不认识,却又让人以为他们是在一起的。

    他们是谁?

    老爸、老妈。

    终于启齿了,江净珞悄悄松了口吻,也在一旁席地坐下。

    他们在那里干什么?有那样一对俊男玉人的怙恃,生产出来的果真是精品中的超级精品。

    他们说我的时间还没到,不让我已往。

    江净珞惊喘。你想已往?

    沐宸御嘴角似笑非笑地勾了一下。是啊,很想。

    果真是他不想回去了!

    为什么?江净珞战战兢兢地问,如果真是他自己不想回去,那就贫困了!

    沐宸御默然沉静了一会儿。

    我累了。

    江净珞也静默片晌,然后下定刻意问了一句话。为什么?她原本是想让他自己主动告诉她的,但情况演酿成这样,她不能不启齿问了。

    也只有在眼下这种特此外状态之下,任何人都无法拒绝回覆她的问题,她是耍了一点手段,但也是不得已的。

    沐宸御又不说话了,这回过了险些有五分钟之久,他才又启齿。

    小叔,他很爱我。

    我知道。

    不,妳知道,但不懂,他……

    怎样?

    ……是双性恋。

    双性恋?也就是说,男子、女人都可以爱?

    请等一下,那他刚刚说的……

    你……呃,你是说……

    他爱我,是以男女的情感爱我。

    突然以为恰似有一桶冰水重新上泼下来似的,江净珞蓦然打了一个寒颤,张嘴想说什么,舌头却被冻结住了,事实上,她整个脑子都结冰了。从小,小叔就异常疼爱我,但我从来没往其它方面去想过,又有谁会想到那里去呢?他是我叔叔啊!他苦涩地低喃。尤其是他在我国中时文定了,我也知道他有何等深爱他的未婚妻,所以,我怎么也想不到他对我存着那种心态……

    忍不住又打了个冷颤,江净珞不自觉地把身子往他怀里缩,他也自然而然地搂住了她。

    不外就算我知道了又如何?我爱的是女人,永远不会是男子,也许他也相识这点,所以从未曾对我吐露过他的爱意。直到他未婚妻开始敦促他完婚,慎重思量事后,他决议婚后伉俪两人一起到澳洲去奋斗,可是他又放不下我,无法对我死心,所以他又做了另一项决议,他决议……

    他决议……什么?虽然知道问了可能是更残酷的回覆,但她又不得不问。

    他决议……他深吸了一口吻。要我一次,然后就可以对我死心了!

    倒抽了口吻,江净珞僵硬地窒息了片晌,继而蓦然窝进他怀里微微哆嗦着,真的不想再问下去了,但这是他的心结,她非替他打开不行。

    后……厥后呢?

    可是他又不想让我知道是他对我做那种事,因此他提议了那件绑架,一来可以让他心满足足,二来可以替他那些因太过铺张而欠债累累的亲人们筹到钱还债,他的提议连忙获得所有人的赞同,不久,他们找到两个适合动手的人,很快就下手了。当天晚上,小叔就对我……对我……

    他梗住了喉,再也说不下去了;抬眸见他一脸痛苦的羞惭,江净珞心痛得泪盈满眶。

    已往了,都已往了!她反手将他的脑壳温柔地抱在怀里,柔声慰藉着。

    埋在她怀里好一会儿后,不用她敦促,他就自己继续说下去了。

    他们是用镇痛剂迷昏我的,可能是药量不够,我的身体虽然不能动,连睁开眼睛都没措施,脑子却尚有几分清醒,但他们的对话我听得很清楚,也认得出来是谁的声音,所以我知道是小叔对我……

    他顿了顿。就算那还不够确定,事后,大姨、二姨和几位伯伯也都泛起了,从他们叫唤对方的名字和对话中,所有的不确定都被证实……

    上一代的恩怨为何要由下一代来肩负呢?始作俑者究竟是谁呢?江净珞叹息着,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,那样庞大的故事,纠结三代的恩怨,要如何理得开呢?

    两天后,他们拿到了赎金,但我也在不经意间望见了原来都蒙面的绑架犯的脸,于是绑架犯说要杀我灭口,其它人也都同意了,只有小叔,他坚决阻挡,可是他只有一小我私家,如何反抗得了所有人?

    虽然早知道效果,江净珞照旧忍不住冲口问:那他怎么办?

    他冒充同意各人的结论,并随着各人一起离去,而事实上,他是去打电话报警,旋即又赶回藏匿我的地方,当他赶到的时候,由于我已经清醒了,自然会逃、会反抗,因此并没有连忙被杀死,但也被桶了好几刀,小叔一见我全身都是血,连忙红了眼,卯起命来和那两个绑架犯对打,效果……

    效果他小叔死了,他也住了一段时间的医院,而伤痕,却永远都无法愈合;噩梦,也开始了。

    江净珞终于相识沐宸御的心伤有多深。

    从小生长在那种一点也反面乐,欠缺温暖的家庭,品尝不到爱的滋味,体会不到幸福的感受,款子再丰裕又如何赔偿得了?好不容易有个亲人对他支付了深刻的爱,那种爱却又是如此不堪。是他最信任、最亲近的叔叔强暴了他,那是起义,更是**,他如何能忍受?

    更教人绝望的是,悲剧依然在延续当中,只因为他奶奶的自尊太狂妄,她想赔偿自己受到的委屈,于是硬将一切牢牢地抓在手中,以为掌控住一切,就能制止再受委屈,效果造成所有人的痛苦。

    偏偏沐宸御又不能对她如何,究竟她是抚育他长大的亲奶奶,又是真心疼爱他的。所以……

    你想逃避的是你奶奶?

    我累了,他的脑壳仍埋在她怀里,声音也因而闷闷的。面临她,好累;应付她,好累;要受到她的摆布,好累,我真的累了!

    突然间,江净珞明确了。摆布?你是说我?

    沐宸御没有吭声,默认了。

    于是江净珞不得不忸怩地认可,不光他奶奶错了,她也错了,而且她错得很彻底!

    她以为他对她并不是真心的。但他是的。她以为总有一天,他会不再需要她。但他永远不行能不需要她。

    她以为他们不相配。

    但这种问题并没有一定的尺度,她如何能认定?

    她错了,真的错了!

    幸好,还来得及修正。

    宸御。

    嗯?

    这些话,你有没有跟你奶奶提过?

    我刚起头,她就抢着说她所做的一切都是为我好的,我怎么提?

    那么,这回我们一起去跟她说,而且一定要让你说完你想说的话!

    沐宸御又默然沉静了,过了好片晌后,他才徐徐抬起头来,美眸中盈着几分润湿,显得有些可怜兮兮的。妳?和我一起?

    是的,我和你一起。

    妳不是要脱离我?

    不了,从今尔后,除非你不要我了,否则我绝不会再脱离你了,我立誓!

    妳不会忏悔?

    我发的誓言是不能违背的。

    不会只是要哄我回去的假话?

    在这里,我是不能说谎的。

    沐宸御定定地盯着她看,恰似要在她脸上寻找说谎的痕迹;江净珞则很坦然地任由他看,因为她真的没有说谎。

    那么告诉我,妳为什么能够自由往复这里?沐宸御突然问。

    这个嘛……江净珞想了想。你知道我家是干什么的吗?

    知道啊,妳家开神坛,专门替人收惊、除魔、捉妖、收鬼。

    所以她家才会那么热闹,因为险些天天都在做法事,要不是住在远离人群的郊区,早就被警员取缔,迫令搬迁了!

    我家会开神坛是祖传的,约莫是从明朝开始,江家的祖先就是天师,那时候的能力才真的很惊人,险些就跟影戏上演的一样,惋惜代代传下来,能力愈来愈单薄,最后能力不光削弱了,也疏散了,甚至有的人遗传不到半点能力,而我是有幸遗传到其中一种能力的子孙……

    真的?沐宸御的眼睛开始闪闪发亮,一脸的兴致勃勃,似乎爱听故事的小孩。妳的能力是……

    离魂。江净珞坦承道,我的灵魂可以自由离体到任何地方去,完全不受时间与空间的羁绊,而且啊……她的脑壳俏皮的一歪。我也可以将别人的灵魂捉出来喔!

    什么?沐宸御惊叫。那人不就死了?

    不会,他只是睡着了而已,除非他被我除灵。

    幸好,否则她就算是杀人了!

    那妳离魂,又把人家的灵魂捉出来干什么?

    江净珞滑稽的咧咧嘴儿。收惊。

    沐宸御呆了一呆。耶?

    一般人在生活上会滋生不安,会受噩梦侵扰,多数是有心魔,我的事情就是把客户的灵魂捉出来盘问,因为只有在那种状况之下,无论我问什么,对方都得老实回覆我,我再据以判断出对方的心魔究竟是什么,然后设法除去它……

    所以那些做了亏心事,总是说撞鬼的家伙,全都只是心魔在作怪啰?

    江净珞静了一静,那也纷歧定,她慢条斯理地说。有的时候是真的有不清洁的工具。

    欸?沐宸御再次大吃一惊。那妳怎么办?

    江净珞突然举起双手,用手掌对着他。你有看到什么吗?

    沐宸御疑惑地左看右看。妳是说,妳的手比一般女孩子更秀气纤雅吗?

    不是说谁人啦!江净珞横他一眼。不外你看不见是正常的,因为你现在只是生灵,并不是鬼,如果是真正的鬼,他会看到我的右手是红色的!可以杀鬼;左手是白色的!可以净灵,恶鬼我就杀,好鬼我就净灵……

    她又转了转戴在手腕上的镯子,那镯子很特别,不光是木头做的,照旧桃红色的。

    这是桃木手铐,活人的灵魂被我勾出来并铐住之后,就回不去身体了,直到我收回手铐为止。尚有这个……她举起手让沐宸御看清楚戴在她尾指上的木头戒指。这是桃木戒,灵魂离身后所履历的事,如果我以为他不需要记得,就会用戒指在他额上印一下,那么他本人醒过来之后,就什么也不记得了……

    接着,她又拿出一把桃木小匕首和一把桃木小钩子。

    匕首专杀心魔,钩子勾人灵魂,这些都是我的事情道具,除了家人之外,这是我头一回拿给别人看喔!

    沐宸御怔愣地往返看她的种种事情道具,好半天后才赞叹地说了两个字。

    佩服!

    江净珞莞尔一笑,收起道具,然后神情一转,严肃地面临他。老实告诉我,你会经常跑到这里来,是真的想死,或者只是想逃避而已?

    沐宸御看着她好一会儿,似乎并不想回覆这个问题,但最后他照旧回覆了。

    嗯,第一次我是真的想死,不外……他转头望向站岗的怙恃。那一次是爷爷阻止了我,他一见我就破口痛骂,说我至少会活到八十岁以上,现在跑来干什么?然后就叫我滚回去……

    说到这里,他突然好奇地反问她,那妳呢?妳知道妳能活多久吗?

    我家是开神坛,又不是算命的,那里会知道那种事!不外……江净珞耸了耸肩。几年前有一回我在事情时碰上一位穿古装的老人家,他一见我就笑了,还说:原来是我的子孙啊!,然后告诉我,说我在二十岁以前会较量辛苦,但我的事情是资助人,那是会累积阴德的,因此满二十岁之后就逐步踏上坦途,婚后更是事事顺遂如意,而且会有一个很疼爱我的老公,甚至会和老公同年同月同日同一时刻死……

    真好!沐宸御喜孜孜地脱口道:我们可以同年同月同日死耶,那我们就谁也不必遭受失去老伴的痛苦了!

    谁说一定是他了!

    江净珞又娇慎地瞪他一眼。谁跟你说谁人了,快、你的事还没说完呢!

    好嘛,好嘛!沐宸御撒娇似的用下巴在她怀里蹭了蹭。厥后,每当我无法阻止自己追念到十年前发生的事时,我就会躲到这里来,横竖我现在还不会死嘛,来一下又有什么关系?而在这里,我相信妳比我更清楚,什么烦恼都消失了,也没有任何痛苦的回忆……

    原来你真的是在享受啊!江净珞喃喃道。

    是啊,享受这里的清静清静,这是在繁杂的人间永远也无法体会到的。

    江净珞点颔首,似示她相识了。那么,以后如果你想要享受清静的时候就来找我好吗?不必再用自杀那种猛烈的手段,我可以轻易带你过来。

    只有出窍的灵魂才气到这里来,因此除了昏厥不醒的病患,也只有自杀一途。

    所以她在听到他经常到这里来的时候,才会那么受惊,要经常来,就得经常自杀,他就那么不想活吗?

    原来他早就知道自己不会死了。

    没问题,沐宸御暧昧的挤眉弄眼。我们还可以来这边**做的事呢,对吧?

    涮一下,江净珞脸爆红,却又不敢拒绝他,只盛情思意思的捶他一下。

    那我们可以回去了吧?说着,她就想拉他起身,可是他却动也不动。宸御?

    沐宸御依然定在草地上,仰着头看她。妳立誓绝不再脱离我了?

    江净珞叹了口吻。刚刚我说了,在这种状况下,我问人家任何事,那人都无法不老实回覆我,同样的,人家问我的问题,我也没措施说谎,所以,相信我,我说了绝不再脱离你,就绝不会再脱离你了。

    闻言,沐宸御放心了,唬一下跳起来,牵住她的手。那走吧!

    等等!这回却是江净珞喊暂停。在回去之前,有件事必须先处置惩罚掉。

    什么事?

    江净珞没有回覆他,径自牵着他往反偏向走,直朝他怙恃那里而去;沐宸御有点疑惑,但并没有多问,不久,他们就停在沐爸爸前面了。

    我想,你欠你儿子一个致歉。江净珞严厉地要求道。

    那不能怪我,要怪就怪她!沐爸爸手臂一伸,笔直的指向沐妈妈。

    怪我?沐妈妈不敢置信地重复那两个字。在外面包了一堆女人的是你,又不是我!

    妳没有吗?沐爸爸冷笑,俊美特殊的五官显得有些扭曲。

    沐妈妈怔了怔。你这话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山口央田,这个名字妳不会说妳不知道吧?

    知道啊,他是我哥哥嘛!

    哥哥?原是一脸恼怒讥笑的沐爸爸蓦然僵住。

    他……是妳哥哥?亲哥哥?

    对啊,沐妈妈颔首。不外我妈妈并不知道,他是我爸爸婚前在日本出差时,一夜风骚下的产物,我是独生女,一直很盼愿有兄弟姊妹的感受,所以我一得知在日本有个同父异母的哥哥,就马上跑去认他,之后他也经常到台湾来探望我……

    顿住,沐妈妈彷佛突然想到什么似的,心情也开始差池劲了。慢着,你提起他,难不成你以为他是我的……我的……

    情人。沐爸爸尴尬又歉疚地替她说完,实在……呃,实在当我妈妈部署我们第一次晤面时,我就,呃,爱上妳了,那就是所谓的一见钟情吧,所以我马上就同意文定,没想到文定不到一个月,我到日本出差,却见到妳和一个日本男子亲亲热热的从饭馆出来,我就以为他是妳的……妳的……

    情人。沐妈妈冷冷地说。

    沐爸爸更尴尬了,张着嘴,却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。

    而一旁,沐宸御和江净珞都听得目瞪口呆,没想到所有的痛苦,竟然只是因为一个误会而起。

    可恶,爸爸,其时你为什么不找妈妈问个清楚呀?

    那种事我怎么问嘛!

    启齿就问啊,笨蛋!被儿子骂笨蛋,沐爸爸却不能也不敢否认,因为他真的是笨蛋!

    对不起!

    既然不知道该怎么问,那就该退婚嘛!

    可是我……沐爸爸偷瞥气嘟嘟的沐妈妈一眼。真的很爱她呀!

    瞬间,沐妈妈的怒气蒸发了。你真的那么爱我,纵然认为我有情人了,你照旧不愿意清除婚约?

    沐爸爸重重所在了颔首。真的,就算妳有一百个情夫,我照旧要妳!

    沐妈妈马上喜悦又羞赧地垂下了蚝首。实在第一次晤面时,我也……呃,爱上你了!

    沐爸爸还没时机体现什么,沐宸御就抢着先呻吟给他们听了。

    喔,天!他爱她,她也爱他,为什么就没有人肯老老实实地说出来呢?声落,他马上以身作则地示范给还在上情感幼儿园的怙恃看。小净,我爱妳,真的好爱妳!

    江净珞脸又爆红,但有一桩活生生的例子摆在眼前,她也不想再隐瞒自己的情感了。我也爱你,宸御。

    好极了,现在我们可以开始了!沐宸御兴急遽隧道,并朝怙恃摆出赶人的手势。贫困你们走人,谢谢!

    做什么?江净珞疑惑地问。

    **做的事呀!

    江净珞一怔,旋即娇靥再度宛如火烧般**辣的红了起来;而沐爸爸、沐妈妈则各自轻悴一声,转身要走人,又不约而同定住脚步,相对一眼,赧然一笑,然后手牵着手一同离去,相依相偎的身影逐渐消失在金黄色的雾霭中。

    好,来吧!

    在……这里?

    对,在这里!

    ……

章节目录

免费网游小说推荐: 海贼之苟到大将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禁区之狐 古神的诡异游戏 穿越者纵横动漫世界 斩月 从火影开始做幕后黑手 某魔法的霍格沃茨 收集末日 我真没想当训练家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