推荐阅读:绝色嫂子太撩人 夜夜笙香 极品好儿媳 都市猎艳 叶辰孙怡夏若雪 山野春情 乡野风月 诱人的继女 猎艳大宋 我和女神在荒岛的日子 乡村女教师 罪城小说林岚 我真是大神医 雯雯华子小说 罪孽深重 驾校情缘 诱人的后母 雪白的嫂子 一生何求 妻子的诱惑

收藏【笔趣读小说www.biqudu.cc】,无弹窗免费网络小说阅读网!

    一些旧事,就像这纷落的银杏叶,残碎在风里,熙熙攘攘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,已是傍晚时分。

    “簌!簌!”

    一家小面馆里,许辰大口的吃着龙须面,已经有两个大空碗摞在了一起,第三碗的下肚速度,没有半分减慢。

    只见许辰一口青菜,一口香菇,又重重地来了一口龙须面……

    许辰吃得很香,可能是昨天晚上修炼的缘故,吃了三大碗的龙须面还不够。正常人一般一碗就已经很足了,而许辰却觉得还远远不及。

    一旁的叶倾颜颇为汗颜,应该是惊讶于许辰这么能吃。

    “王叔,再来一碗!”许辰向老板招了招手。

    “好嘞!”

    “小许,你怎么现在这么能吃?”老板一脸惊奇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王叔,我有一天没吃饭了,所以得多吃点,补回来,嘿嘿!”许辰刚刚还有一些眉头,现在却一消愁容,笑着跟面店老板交谈。

    “小许,一天别这么忙,都一天没吃饭了,王叔给你乘碗汤,等着慢点吃,别噎着。”

    说着,一碗热腾腾,乳白色的排骨汤就端了上来,热汤滚滚,许辰心底也有一股热流在涌动。

    显然,面店老板还不知道许辰最近的经历。

    “王叔,你家的龙须面还是那么的清爽可口”许辰说着,端起汤来美美的喝了一口。

    “哈哈!好吃就多吃点。”老板憨笑着回答后,又去厨房接着忙活。

    “以前读的西都大学就在旁边,有一次我来这吃面时,带的钱不够,老板直接就给免了。”许辰对叶倾颜说着又吃了一口面。

    “之后,就常常来这里吃面,所以我跟面店老板算是老相识。只是自从毕业后那件事情的发生,我的人生就彻底变了。”许辰说到这,心中又开始酸苦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许辰,不要太过缅怀以前的悲伤往事,你现在不是还没死吗?说明一切自有天意,都会好起来的。”叶倾颜劝慰到。

    那一瘦一胖走后,他们在去买东西的路上,许辰把以前的旧事跟叶倾颜诉说了一番。

    故而,叶倾颜现在对许辰的了解又进了一步。

    炎黄帝国的人基本都知道,西都是帝国首都,西都大学是全帝国的顶级名校。

    当年,许辰是他们那一届的市状元,也是村里唯一一个大学生,许辰的分数甚至还超过了西都大学的录取线。那时在他们村里,这可是爆炸性新闻,用“山沟里出凤凰”来形容也不为过。

    最后,靠着村里一些好心的叔叔伯伯们的东凑西凑,许辰才勉强来上了西都大学。

    上了大学的许辰,省吃俭用,打着两份工,学习依然很刻苦,想着有朝一日能回去给母亲和那些叔叔伯伯们长长脸。

    一想到这,许辰就会很难受,好似有块石头压在心口一样难受……

    虽然许辰学的是格物学,但许辰从未放弃过自己的爱好——中医。他只要有时间就会去图书馆借阅一些中医古籍。正是因为如此,才遇到了也喜欢中医的苏曦雪,才有了许辰人生的第一次恋爱。

    韦少白就是因为苏曦雪,才处处与许辰作对……这次更是要把许辰置之死地。

    对此,叶倾颜也是唏嘘不已。

    而当叶倾颜知道许辰心仪于苏曦雪之时,内心深处不知道怎么地就想去打探苏曦雪的事,并与之作对比。当然,许辰并没有发觉,因为连叶倾颜自己都没有发觉自己的这小股执念。

    吃完面后,许辰与面店老板又寒暄了几句,才与叶倾颜离开。这世间能给许辰心间留下温暖的人并不多了,但凡有,就会是如亲人一般,这面店老板就是其中一个。

    许辰和叶倾颜拿着刚买的东西一路说着往回走,似乎两人的心又近了一些。

    随着天空逐渐拉下了暮色,西都繁华的市中心比白天更加热闹。白领们放下紧张的工作,尽情的玩乐着宣泄生活压力。灯红酒绿下的西都,似乎在沸腾。

    在这些灯红酒绿中,有一栋办公楼里却透露着一股森寒和威严,与旁边的热闹格格不入。

    “许辰,你又逃脱了?你又逃了,哈哈!很好,很好!”一个身着白色西装,脸色白析,看起来很斯文的青年,缓缓踱步,身上透着一股沉稳和儒雅之气。

    青年一边说着,一边端着高脚杯,里面盛着有百年历史的拉玛红酒,办公室里酒香扑鼻。但此时除了这个儒雅斯文的人之外,却没有人有心思去顾及这酒香味,森寒的气息反而越显沉重。

    “古力,侯风,你们是知道我的,我韦少白从来不养废物,来人,把他们拖出去喂我的藏獒。”韦少白语无波澜地寒声说到。

    接着就有几个带黑色墨镜,全身穿黑的男子走了进来,准备执行韦少白的命令。

    本来就腿抖得厉害的古力,听到这,腿更是一下子就软了下去,哭声喊道:“韦少!韦少!我古力可是对您一直忠心耿耿呐!韦少求您再给我们一次机会吧!我们一定将功折罪!韦少!韦少!”

    古力说着,豆大的汗珠与眼泪一起往下流,极尽悲态。

    “放心去吧,你们的家属我不会为难的,只是我韦少白这里不要吃白食的人。”

    想了一会儿的侯风此时发言道:“韦少,我们知道许辰的下落,但我们杀不了他,是因为,是因为……”

    “因为什么?”韦少白不耐烦道。

    “手下听到韦少要杀了我和古力,一时害怕没说上来,还请韦少听手下细讲。”侯风心里也是发着毛。

    “说来听听吧,如果有价值就饶你们一次。”

    古力马上就抢前说到:“韦少,我来说,是有一个女的罩着许辰,我们才没有办法宰他的!”

    “难道是曦雪回来了?不应该呀?她应该还在苏家,回不来的!”韦少白看着古力和侯风,此时却紧张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韦少,不是苏曦雪,是一个陌生女子,很是厉害,我们在她那里,根本没有出手的余地,就被按翻在地了。”侯风略带紧张地回答到。

    “你们说的可是真的?”韦少白此时又恢复了平静,只是面色又似乎上了一层霜。

    “许辰,你真是命好,这么多女的喜欢帮你,但别怪我,自从你有了动曦雪的念头,就注定了你悲惨命运的开始!”高脚杯在韦少白的手里,渐渐有了裂痕,酒水渗进了裂纹,带有一丝丝的诡异。

    “好!就再给你们一次机会,他现在在哪里?这次我要亲自出手,许辰必须死!”韦少白转身对着古力和侯风,脸色阴狠。

    “韦少,他在西门街,但是他身边那个女的会法力,很不好对付。”侯风说完之后抬头看了一眼韦少白。

    “对!那个女的都没接触到我们,就把我们打了吐血。”古力又补充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哦?修仙吗?哈哈!两个蠢货!你们当我傻瓜吗?他许辰命再好能遇到仙人?”韦少白气愤地把高脚杯摔向了侯风和古力。

    玻璃碎了一地,玻璃破碎的声音,声声入耳,红色的葡萄酒液体顺势溅在了古力和侯风的脸上。

    古力哆嗦了一下,吓得直磕头求饶,而侯风也是惊得满头大汗,脸色苍白。

    “韦少,许辰就在西门街,您一去便知虚实,手下实在不敢欺骗您!”侯风这个时候紧绷着脸皮向韦少白磕头说到。

    “好!我倒要看看有何方神圣在这里弄虚作假,我就不信这世间还有什么鬼神!如果你们敢欺骗我,我让你们当场就死!”韦少白狠气而语。

    “是!”,“是!”,古力和侯风满脸怕色,一连应到。

    韦少白对外是一个气质儒雅的红顶商人,平时西装革履,风度翩翩,频频活动在政商两界。

    而暗地里的韦少白,为了搞倒竞争公司,无所不用其极,伤天害理的事没少干,还自己成立了地下帮派,是西都的黑道皇帝。放眼整个西都,黑白两道都惧怕其凌厉手段。

    如今,却连许辰这个农村的愣头青都搞不定,韦少白自然是气愤不已,尤其是连自己心爱的女人都险些被抢,每每想到这,韦少白总是恨得直咬牙。

    “吩咐下去,明天夜里十二点之前,在西门街集齐一百血卫。另外,让附近的兄弟们也做好准备,如若有意外发生,就马上支援。”韦少白在做着周密的计划安排,虽然面无表情,心里却是志在必得。

    韦少白打心眼里看不起许辰这个穷小子,但一直搞不定,还是让韦少白不敢再掉以轻心,这次则动用了他们家族的隐秘力量——血卫,誓要吃定许辰。

    另一边,许辰与叶倾颜回到店里,已经是夜色漫漫。

    “倾颜,从今天晚上开始,我们都得小心戒守,韦少白可能最近就会采取行动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担心,我待会儿就在店的十米范围之内,布下风铃咒,只要他们一进入咒界之内,我就会感知,从而迅速招来黑风,并能伴有银铃声提醒你。”

    许辰听叶倾颜如此说,心里也放心了不少,向叶倾颜投去了肯定的眼神。

    叶倾颜又接着说到:“如果他们来了,你先别出来,等我把他们击退了,你再出来不迟。不过,说实话我并不知道你哪来的勇气,把自己暴露出去,让对方来找你,我觉得很危险。”

    许辰则略带轻松地回道:“因为我相信他们不是倾颜你的对手,反正迟早要面对,何不如早早解决。”

    “行吧,我把我的店停业几天,等过了这阵风头再说。”

    “倾颜,实在不好意思,这次连累到了你。”

    “或许,这个店也不会开太长时间就要关了。”叶倾颜说着,好似陷入了一种迷茫之中。

    许辰又倍感歉意,安慰叶倾颜道:“不会的,他们只是冲着我来,我相信很快就会过去的。”

    叶倾颜看着许辰的样子,觉得有一丝丝开心的感觉,这种开心想笑的冲动已经好长时间没有过了……

    叶倾颜可不是因为怕有人来捣乱,而是心里藏有多年的秘密,一时也不好跟许辰明说。

    “嗯!倾颜,你不用担心我,他们来了,我能照顾好我自己,你只要专心对付他们就行。”

    说了一些细节之后,许辰便回去了之前的那个房间,而叶倾颜则去布置风铃咒。

    布置风铃咒时,叶倾颜想着:“许辰好像发生了什么变化,但却总也看不出来哪里变了。”

    叶倾颜布好风铃咒后,就暂时把许辰有变化这个问题搁置了下来,不再多想,回了自己的房间。

    许辰自然是睡不着觉,想着尽快提升自己的实力,以应对将要来临的一切。

    片刻后,以至善坐盘身的许辰,一丝一丝的玄青色气体在其体内不断生成,一点一滴,逐渐增多。

    三个时辰很快就过去了,许辰身上又是细汗如注,有阵阵白色雾气在身边升腾。许辰的丹田就像容器一样快要满了,丹田鼓鼓的,似要炸裂一般。

    “应该是要达到丹田的极限了,现在先缓缓,要是吸爆了反而得不偿失,明天晚上再吸纳也不迟,应好好看看那些口诀。”许辰心里暗暗盘算着。

    许辰内观识海而去,把金色文字又认真的研究了几遍,道意随着许辰思考口诀的时候,不停地在识海内翻腾。

    带有紫色辉茫的古印突然有了一丝蜕变,许辰以为又有金色文字要出现,可等了一个时辰还是没有再多出什么变化来。眼看天纪印如此,许辰便去休息了,虽然现在神识强大,但也需要一定的睡眠才能有更充沛的精力。

    许辰睡的时候已经是深夜。这一夜,夜很静,梦很深,一轮明月独自悬在空中。

章节目录

免费仙侠小说推荐: 幽冥真仙 仙缘无限 太乙 都市全能奶爸(又名:都市无敌奶爸,主角:林凡) 一剑朝天 西游之西天送葬团 纯阳剑尊 这是我的星球 大数据修仙 心魔种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