推荐阅读:绝色嫂子太撩人 夜夜笙香 极品好儿媳 都市猎艳 叶辰孙怡夏若雪 山野春情 乡野风月 诱人的继女 猎艳大宋 我和女神在荒岛的日子 乡村女教师 罪城小说林岚 我真是大神医 雯雯华子小说 罪孽深重 驾校情缘 诱人的后母 雪白的嫂子 一生何求 妻子的诱惑

收藏【笔趣读小说www.biqudu.cc】,无弹窗免费网络小说阅读网!

    朝颜的头还是很疼,不时间会蹦出刚刚认识轩辕弘的画面。

    那是在桃花坞,桃花漫天舞的季节,轩辕弘遗世**地站在湖边,那眼神忧郁,愁闷。他和自己没有什么区别。

    浴桶和热水全部准备停妥,朝颜褪去众人,自己为他宽衣解带。

    褪去轩辕弘的衣物,才发现他的身上满是伤痕。

    透过他的皮肤,朝颜能看到那些毒蛊爬过的经脉,紫色的憋在他体内,怪不得他会吐血了。

    她小心翼翼地将轩辕弘扶至浴桶,让他坐在里面,自己不断地向里面灌热水窠!

    热气弥漫,将两个人微微隔开。

    朝颜看着眼前这张渐渐模糊的脸,脑海里面不断地回想着。

    她从胸前掏出那本武林秘籍,翻到五毒教解毒篇,找到相思蛊毒,她笑了。

    “轩辕弘,如今也只有这一个办法了,说来也可笑,我想起这些事情,似乎只是为了救你呢!”

    朝颜身体没事儿,自然受不了热气熏天,她将自己的外衣褪去,穿着里衣踏入他的浴桶。

    她也坐入水里,根据秘籍所示,将他的双手抬起,靠在浴桶上。

    “要开始了哈,你可别怕疼!”

    朝颜皱了皱眉头,还是将自己潜入水。

    热水侵袭着她的身体,烫的她皮肤发疼。蛊休眠在丹田之内,她伸手按住丹田,然后再行观察,水,他的血脉微微有所好转,再一松手,他的血脉继续膨胀。

    可是憋了没多久的气,她就浮出了水面。朝颜大口大口地喘气,糟了,她水性不好,在水时间不长!

    朝颜的脸非常的烫,这样的事情,她自己怎么好做的?

    轩辕弘昏迷已经够尴尬了,还要挑战水中高难度动作,这不是要她命吗?

    她蹲在水中,感受着他的热量,很快水温就降来了。朝颜还要费劲再提热水进来,一遍一遍为他冲热。

    “那,这是为了救你的命!”

    朝颜红着脸,坐在轩辕弘的对面,她用左手按住他的丹田,右手不安分起来。

    很快她能感觉到,轩辕弘的变化,这其中微妙,她也是第一回体验。

    朝颜盯着轩辕弘的脸,他微微皱眉,似乎已经感觉到了她的存在。

    “喂,你不要现在醒过来哈!”朝颜小声警告着,“这样对你,对我都不好,最好不要记得我现在做的事情!”

    接着她加快了手上的速度,轩辕弘也越来越难过。他脖子上的青筋暴起,看上去特别像是走火入魔。

    朝颜继续着:“真的没有其他办法了,再难受也忍一吧!忍一就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轩辕弘的眉头紧皱,嘴角有血,似乎是咬到了舌头?

    朝颜着急起来:“你这样不行啊,到时候你就算醒过来也是哑巴了!”

    情急之,她无奈将自己的脸贴了上去,用自己的内劲强行起开他的口。

    轩辕弘力气不小,上牙堂咬在朝颜的唇上,她吃痛,却不敢离开。不一会儿,她的嘴里也有了丝丝血腥气味。

    这家伙,咬的真用力!

    朝颜越想越气,手上的力气也时而柔软,时而猛烈,速度忽快忽慢,配合着水波。

    大约半柱香的时候,她感觉到了另一股力量,呼之欲出!

    她手上不停,终于将自己的嘴挪开:“也是够能坚持的,毒素排出来就好了,来吧!”

    说着,一股力量便从轩辕弘的身体中流泻而出,融化在水中,一条白色的蛊虫在水中游了两,化掉了。

    朝颜自然是累得不行,顺势就爬入了他的怀中。

    “喂,混蛋,我愿意将我所有的一切都交给你,包括……这些烂七八糟的事情。不过,这次你就权当不知道,这么囧的事情,还是不要知道的好。”

    朝颜歇了一小会儿,为了避免轩辕弘再染风寒,她洗过手,换好衣裳,便叫雪雁等人为他不断填热水,直到他汗发完为止。

    朝颜出了房门,便是一口深呼吸。

    这时候陈三凑了过来:“王妃辛苦。”

    “陈三,你在这里看本妃和王爷的笑话吗?”

    她不回来则以,一回来就一定要把这些不干不净地人统统整治一,才好泄她心头愤恨!

    “王妃哪里得话,小人怎么会……”陈三低头作揖行礼。

    朝颜却实实在在地打了他一巴掌,陈三惊地捂着脸,看着她,她理直气壮起来:“别以为本妃不知道,这毒是谁的!”

    陈三立刻跪,朝颜继续质问他:“你们还有什么阴谋,尽管来,现在我在轩辕弘身边,谁要是敢动他就是跟我过不去,多难的毒,我都有办法解。哦,对了,你们教主不是在找秘籍吗?”

    陈三微微一颤,朝颜看的很清楚:“告诉你们教主,秦教主是吧?武林秘籍我烧了,他想要?没戏!”

    朝颜半真半假,也是说给房子上头的人听的,大块头动作那么大也站在房顶上面偷听?自然被她发觉,那不是一定要给他说几句狠话听听?

    如今五毒教已经在皇城扎根,甚至连教主都在皇城出现,轩辕晋一定非常头疼。轩辕弘刚好,皇上只要一声令,叫他撤查五毒教一案,他就完全没有休息的时间了。

    朝颜想了很久,还是决定进宫一趟。

    未央宫里,林遥之早就等在宫门内,见到轩辕晋出现也未及跪,只是行了江湖之礼。

    “皇上,万岁。”

    “免。”

    林遥之并不知道轩辕晋此番非要他来的用意,只是他叫他来时,带上了朝颜行踪,他知道等几句无关的话。

    他便真的出现了,轩辕晋笑着问他:“朝颜真是好福气,有你这个好师兄呀。”

    “皇上真是说笑了,此番叫草民前来,该不是说朝颜的事情那么简单吧?”

    可轩辕晋总是出乎林遥之的预料,他耸肩点头:“正是!你可知道你师妹为何非要回古国不可?”

    林遥之拗了拗眉头,摇头。

    轩辕晋便接着解释:“因为她怕了,怕古国和东朝的战争,她甚至知道无论是朕,还是古国的公子纪黎,都想要轩辕弘的命。”

    他顿了顿,观察了一林遥之的脸色,越来越不好看,他便高兴了:“没错,朝颜很爱弘儿,爱到一种忘我的地步。朕都为之感动,而你呢?”

    “草民有什么意见?师妹幸福便是最好的。”

    轩辕晋失笑,拍了拍遥之的肩膀:“别瞒朕了,为了巩固弘儿在江湖中的势力,他甚至先朕一步和五毒教还有仙人谷都有结交,而梅朝颜隶属桃花坞,若她还在弘儿的身边,三大势力,这江湖就是他的了。”

    林遥之非常生气,摆开轩辕晋的手,反驳:“皇上多虑了,桃花坞的坞主一直是草民并非朝颜。”

    “哦是吗?”他步步紧逼,说给他听,“可你师父竟然将武林主之位传与你,却将东朝的藏宝图还有武林秘籍给了梅朝颜,你又怎么想?”

    “师妹……可担重任……”

    林遥之话音未落,轩辕晋已经大笑起来:“这些东西,都将归弘儿所有你可甘心?朕不!世人皆知,得梅朝颜者,当得天,若你能劝梅朝颜帮朕,朕愿意为你们赐婚。”

    赐婚两个字非常刺耳,林遥之几乎动摇了。

    他苦思冥想,最终也没答应轩辕晋:“是皇上抬举草民了,草民没有这个能力,左右师妹的决定,况且师命难违,桃花坞决不能和任何朝廷有瓜葛。我们永远处于中立,不会帮古国,也不会帮东朝。”

    轩辕晋的脸色相当之难看,他深深感觉到自己处于危楼之上。

    林遥之离开了,未央宫中只剩他一个人矗立在风中。

    事实上,皇位难保,他一早便知,可他不甘心的,一定要笼络住朝廷的势力。

    次日清晨,朝颜拿着王爷的玉牌入宫,竟然闻得一个骇人的消息。

    皇上要纳阿洛为妃子,直升洛妃一位,羡煞很多享有宠爱的家人子。最让朝颜为难的是,洛丞相倒戈帮皇上的根本原因是,轩辕弘不能给阿洛幸福。

    朝颜哑然,她这一次与阿洛的相遇,竟然是在御花园里,阿洛一身荣装,和她形成了鲜明对比。

    “现在你可如意了。”阿洛挥手摒退了身边的人,“我再也嫁不了弘哥哥了,而皇上也一定会因为街头巷尾的传言冷落我,我就像一只关在笼子里面的金丝雀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并不知道会有这样的结果。”可朝颜也知道,无论怎么解释,事已至此,阿洛总会怪罪自己的。

    阿洛的苦笑可以证明一切:“你不是我,你怎么知道我的命有多苦。你来,你来告诉我,我的命有多苦。”

    接着阿洛拉着朝颜走到了御河旁边,她不让朝颜说话:“美人迟暮,将来我就要老死在宫中了,便是看弘哥哥一眼也难了。你一点儿不高兴?”

    朝颜甚至无言以对,她看着水中阿洛疯疯癫癫的样子,不觉有些可怜她。

    “可我不甘心,无论你高不高兴,我都不甘心。”

    接着阿洛就是一阵狂笑:“听说这御河里死过不少妃子,总不至于多我一个。”

    扑通一声,等朝颜反应过来她已经跳入水中。

    刚刚救回轩辕弘的命,现在她可没力气冷水救她,只好大喊大叫,将宫人们引来。

    宫人们纷纷水援救,这才抱住了阿洛的命。

    看来阿洛是恨极了朝颜,朝颜只好等在永乐宫外面,真是讽刺呀,轩辕晋让她呆在永乐宫里,却是已经剥夺了阿洛人生最大的快乐。

    “传,梅朝颜。”

    她起身觐见轩辕晋,没想好怎么交代。

    轩辕晋却叫她起身,将身边的人全部屏退。

    “朝颜,朕知道,并

    非是你推洛妃水的,可她一口咬定,你叫朕如何决定?”

    朝颜失笑:“皇上早有定论又何必来问朝颜呢?”

    “朕只是想给你一个机会。”

    朝颜摇头。

    “你还不知道是什么机会,就搏了朕的好意吗?”

    朝颜跪摇头:“皇上的好意,朝颜心领了,虽然要和皇上的密旨,可公不公开,是朝颜和弘亲王自己的事情,皇上不必费心,这密旨一日不公开,朝颜就一日站在弘亲王一边,这是事实。”

    言之意,便是请那轩辕晋少费口舌,不要离间她和轩辕弘。

    “哦是吗?你舍身救他与战乱,自己险些丧命,他可护你?”

    朝颜不说话,轩辕晋继续说道:“今日洛丞相可以倒戈,将来他身边的势力都可以倒戈,到时候,你要怎么帮他,凭你一人之力?朕,只是不想天妒英才让你早死。”

    他说的轻描淡写,朝颜回应却是严肃认真:“呵呵,并非如此吧?天命所归,笑到最后的才是皇者!”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轩辕晋将桌子上的东西全部都推掉在地上,外面的宫人闻音而来,全都跪帮忙收拾。

    “皇上息怒,若要罚,便罚朝颜吧!朝颜无悔!”

    这样一来,当着众位宫人的面儿,就算轩辕晋有心赦免她也是不行的。

    “来人呀!先把梅朝颜压入天牢,错后再审。”

    朝颜被抓,当着阿洛的面儿被关进天牢。轩辕晋总算对洛家有个交代,起码阿洛不会再因为轩辕弘的事寻死觅活。

    然而人是这样的,一旦闲来,脑子里的许多东西都会浮现出来,就好像是梅朝颜,她刚关入天牢,脑子就不听使唤地在想事情!

    ——“师父,这功练到最后,不是什么都忘了?”

    ——“朝颜放心,只要你能突破这个忘字,便能将一切事情找回来,到时候你将是世界的主宰者,你相信师父我吗?”

    ——“相信。”

    眼神回眸,她已经身处大牢,阴暗的环境,还能偶尔听见老鼠吱吱的叫声。

    窗外的嘈杂,她已经挺不清晰。唯独是脑子里的话不断循环播放给她自己听……

    “师父,究竟是为什么,我忘了很多事情?难道不是因为我穿越过来的吗?那我究竟是谁,是琳达,还是梅朝颜?”

    梅朝颜头痛欲裂!她捂着脑袋缩到墙角,脑海中还回忆着桃花坞,轩辕弘第一次为自己折桃花的画面。

    “弘,轩辕弘……”

    梅朝颜在牢中如何,轩辕弘并不知道。他醒来的时候,除去紫衣便是那个他素未谋面的莫攸莲。

    他唯独没有看见梅朝颜,可他热火焚烧的时候,他能听见的人是朝颜呀?

    “王爷醒了,看来体质比从前好了不少。真看不出来,连五毒教的毒蛊都防不住,紫衣究竟看上你什么?”

    轩辕弘斜眼,这莫攸莲轻纱满身,藕荷色的束带散与发间。

    她说起话来尖酸刻薄,轩辕弘却依旧不在意。

    “莫谷主,别说了。王爷他现在可完全好了?”

    莫攸莲对紫衣的担忧嗤之以鼻,但又似乎是纵容她的:“好了,他有美人在侧呀,根本就不用你担心寻我来。”

    莫攸莲不常离开仙人谷的,这次莫不是紫衣极为担忧轩辕弘,自己的功力又不够,便不会请她出谷了。

    “莫谷主,本王谢过谷主好意,既然来了,就坐聊谈聊谈再走吧?”

    莫攸莲还真不客气,随便搬了个椅子坐在床边。

    她的每一句话都是针对轩辕弘的:“王爷这么多人护着你,帮着你,为何还是用着紫衣不放?你知不知道我们谷里的规矩?”

    “规矩,本王从未让紫衣坏了规矩,不信谷主可以问她。”

    轩辕弘闭目而答,莫攸莲生气的站起来抬手要打他,却被紫衣扯住了衣袖。

    “谷主!”紫衣倒是另有一番话要说,“现在五毒教摆明了不想合作,何不趁机产出秦翔宇?到时候仙人谷江湖独大!”

    “独大?你说的好听,难道不知道,还有一个桃花坞吗?”

    轩辕弘静静听着两个女人的争执,引起了莫攸莲的注意。

    她眯着眼睛,看着轩辕弘:“你不说话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轩辕弘眨了眨眼:“哦是么?原来大名鼎鼎的仙人谷谷主,害怕林遥之呀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!?”

    莫攸莲气急败坏的样子,正好证实了轩辕弘的想法。莫攸莲不敢当武林主,一直与五毒教作对却不肯手杀秦翔宇的原因,多半也是怕,这江湖之上,她要与林遥之作对。

    “本王可明白,你为何不处置紫衣了,因为这规矩,你自己也早就破了?是不是?”

    轩辕弘一语道破,莫攸莲自然是其愤怒不已!

    “究竟怎么跟你说

    ,你才明白,现在是你轩辕弘少不了我们仙人谷,你再说气人的话,别怪我无情!”

    莫攸莲咆哮着,轩辕弘却笑了,她的软肋真好找。正是那纠缠朝颜的林遥之呢!

    轩辕弘伸了伸懒腰,起身地,紫衣赶忙上前来扶,被他拒绝了。

    “莫谷主,现在咱们是商谈合作?那如果谷主有诚意,就带秦翔宇来见见本王可好?”

    莫攸莲也正经了起来,她和秦翔宇见面就打架的事情,轩辕弘不知道,紫衣都不知道。她勉强点头,也只是因为不想在男人面前丢了面子。

    “好呀,带他来有什么难的择日,我一定将他带来见你!”

    轩辕弘抬手送客毫不吝惜,紫衣也只好拽着莫攸莲离开。

    刚一离开王府,莫攸莲有些不耐烦了:“紫衣,他哪好?这么冷漠带你,甚至不如平常家里的男人,你就爱他爱的什么都不要了?

    “这一切并不是他的错,是哪个梅朝颜,若不是她,弘不会不和我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紫衣句句泣血,莫悠然也对梅朝颜有所耳闻,她智谋无双,长的也不错。

    攸莲安慰紫衣,将她抱在怀里:“那紫衣什么意思,若是看不惯她,我替你除了她可好?”

    紫衣顿了顿,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月上柳梢头,月光洋洋洒洒地飘进天牢,朝颜的身子可算好些了。但还是浑身都在发抖,冒冷汗。

    模糊的记忆越来越清晰起来,纪黎虽然每一次对朝颜都很好,但是他曾经送走自己的记忆越来越清晰,朝颜的记忆里,纪黎没有一句话是真心诚意的。

    她很失望,她又一位想要寄托的人,让她失望了。

    吱呀,牢房的门开了,朝颜一抬头,遇上的是一双冰冷的目光。这么晚了,轩辕晋还亲自来看她,真是不容易。

    “朝颜叩见皇上。”

    她几乎不能动弹,还是轩辕晋一手将她拉到了墙边靠着。

    “你宁愿这样忤逆朕,宁愿朕降罪于你,也不愿意背叛他?”

    轩辕晋的气没有消,朝颜笑,她越是笑,越是能看出轩辕晋的愤怒来。她自己这么抢手,无非是梅朝颜的好名声,可自从她穿越而来,也没有做什么有建树性的事情呀。

    她倒吸了一口冷气,胸口还舒服一点儿:“皇上,朝颜即还未与王爷和离,就是还是王爷的妻子,即便是不帮他,朝颜也无法帮皇上的!”

    轩辕晋似乎放弃了,他扶起朝颜,说道:“跟朕来。”

    朝颜没有力气反抗,就被他左拉右拽地带出了天牢,没有人拦着,也没有人跟着。

    夜色得皇宫,格外冷情,士兵四处巡查,没有一个佳人后妃敢这个时候随便出门走动的。

    朝颜不确定轩辕晋要带她看什么,但从他哀怨的语气里面,她已经有了心理准备,绝不会是什么好东西。

    果然,七拐八绕,轩辕晋带她来了冷宫。

    “皇上,你带朝颜来这里做什么呀?”

    轩辕晋没有回答,拉着她进去,谁知道,这冷宫之内一片狼藉,完全没有人搭理管束。

    她被他拉到转角的一间小外,透过窗户,他指给她看。

    他的语气从未如此激动过:“吉拉陪了朕很久,多半是感恩,所以朕很少临幸她,朕也有自己狂热热衷过的女子,虽然只是一时,但朕也愿将天来换得美人一笑。”

    可朝颜眼前,坐在子里的女子已经疯疯癫癫的,对镜子傻笑,可怜了那一副好皮囊,全然不知打理,到处都是污迹。

    “皇上,跟朝颜讲这些做什么?”

    她不屑,轩辕晋便继续讲,讲的声情并茂,让她频频皱眉:“那日朕与她御花园赏月,一杯毒酒,让朕误会了她。也是那一杯毒酒,让朕打掉了她肚子里未成形的孩子!”

    孩子?朝颜的心里咯噔一,她知道轩辕晋现在马上就要将这一辈毒酒的罪过,赖在轩辕弘的身上,事实也正是如此。

    “是,他,弘亲王,朕的好侄儿,挑拨离间,朕在不知情的情况打了她三十大板,直至她小产!”

    轩辕晋的动作有些大,里面的女人听见动静,便朝着窗户撞过来,甚至不管自己的头是不是撞破了,也要弄的头破血流,也要抓住轩辕晋。

    “皇上!皇上!”

    轩辕晋虽然护着朝颜,可朝颜听见这几声刺耳的呼唤,还是难受地蹲在地上,失去孩子失去丈夫,算是女人一生最可悲得事情了吧?这女人真可怜……

    “这……一定另有隐情……”

    她,梅朝颜,绝不相信轩辕弘会如此不择手段。至少如果他真的是这样的人,早该夺得皇位了,还会留着轩辕晋吗?!

    “隐情?这就是他做的事情,他亲口承认,当着老夫人的面儿说不会让朕有孩子,他只有止其一个妹妹!”

    朝颜低头,她不会安慰人,更不知道,怎样来批判这些年来轩辕

    晋的懦弱无知。

    她只能听着,轩辕晋的讽刺和冷笑:“这还倒在其次,朕仍旧封了他弘亲王,仍旧待他如侄儿一般。还有你不知道的呢?”

    轩辕晋可顾不上朝颜的身体状况到底如何,生拉硬拽地带她出了冷宫得后门,这里大概离宫门不远了,有一口井。

    他指着井让她去看:“你看见这一口井了,这口井同样的方式,死过朕两个妃子,依旧是一尸两命,每一次!”

    他声嘶力竭,爬在井口,朝颜的心一惊,照他所述,他起码应该有三个孩子。而他认为,这三个孩子之死与轩辕弘关系密切。

    “你还年轻,皇上,还有那么多的后宫嫔妃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你就说错了,梅朝颜,你以为后宫的嫔妃都不要命吗?”朝颜越来越奇怪轩辕晋此次的用意,他为何将这些委屈说给她听?“她们是在争取朕的宠爱,可以已经没有人肯为朕生孩子!”

    没有比这更严重的话了,朝颜捂住嘴,非常不能相信,他所说的话,甚至她已经想过,这些事情全部都是无中生有,轩辕晋对弘的陷害。

    可她也无法让自己不相信,因为轩辕晋确实动着真感情,这样的感情不是说一时一刻想表演就可以演出来的。

    “他做了那么多天理不容的事情,你还是愿意帮他而不是朕是吗?”

    轩辕晋仿佛是在给朝颜最后一次机会,她只是凝重着表情回绝他:“第一,我不相信,这些事情都与轩辕弘有关,皇上您身居高位,后宫充足,一定还有其他的原因。而不是弘……第二,梅朝颜才不是你们想的天才少女,如今你若要我想一个对付别人的计策,不如让我睡上一天。”

    轩辕晋闭了闭眼:“好,那你就回天牢里面去睡吧!你不能帮朕,朕也不会糊涂到让你留在他的身边!”

    朝颜一笑:“既然你放朝颜出来了,就认为朝颜一定会回去么?我虽然功力没有完全恢复,并不代表我的轻功没有恢复。”

    说着朝颜已经一跃上了宫墙!

    “你,要逃?你可想好了,你一旦逃出去,朕可以治轩辕弘的罪!”

    朝颜捧腹而笑:“是吗?皇上密旨在我的手里,到时候,公布天,你能耐他如何?”

    轩辕晋十分愤恨,想不到当初自己一纸亲笔,现在反而帮了轩辕弘。

    “你费这么大劲,无非是要我帮你,可皇上,朝颜谁也不想帮!”她顿了顿,容他慢慢消化,“我不会帮轩辕弘出谋划策,可若你想要伤害他,我,也绝对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!”

    接着她也不等轩辕晋反应,已经翻身跳出了宫墙。

    轩辕晋站在原地,不一会儿雪雁过来请命:“皇上万岁,雪雁在此,是否执行绝杀令?”

    “给朕,杀无赦!”

    --

    人生之内有太多有趣无趣的事情了,就好似恋人分手一样,你以为不爱了时,说不定还能有所挽回。

    可若是一味央求的在一起,到最后的结果又会是什么呢?

    朝颜从来不苛求什么,她却活的很累。只要她一想起当时她是怎么救的轩辕弘,她就会一阵心跳。

    能让她做这种事情的男人,她曾经认为不可能活在世上。然而是活着的,她不得不承认,对于轩辕弘,那种不知不觉已经他的感觉,很不好,也很刺激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,她已经站在别院的门外,她要进去,说清楚,轩辕弘,她他了。

    就在稍有犹豫之时,老夫人一身锦衣站在她的面前,挡住了她的去路。

    “朝颜?”

    “娘……”

    老夫人抄起拐杖超她打过来,被朝颜抗住了,她激动极了,甚至激动的话都说不出什么:“不许叫我娘!不是你洛丞相会倒戈?不是你弘儿会病倒?现在你还想进去见他?我只想告诉你,没可能!”

    “娘!”

    是轩辕弘,他已经病的不成样子了,还好毒蛊已出,再过两三天,他会精神起来。朝颜这样安慰着自己,退开和老夫人的纠缠,跑到他的身前。

    “你好了吗?”

    他的手划过她的鼻梁,笑了:“跟本王过来。”

    轩辕弘永远都带着霸道的尊严,他拉着朝颜一起跪在老夫人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弘儿,你这是做什么?”

    他抬头看着老夫人,又看看朝颜,眼里面满是坚定:“她是我唯一的妻子,如果娘一定要怪罪她,那么作为您的儿子,我也只好做些事情,比如,她去什么地方,我就去什么地方!”

    老夫人几乎要跌倒,却还是站住了,轩辕弘的言外之意脸梅朝颜都能听出来,无非就是若是她不承认梅朝颜,他便要放弃王爷的身份,和她远走高。

    梅朝颜观察着他的表情,幸福的想笑,却要分辨究竟是不是假的。

    老夫人负气离开了,没说什么。

    轩辕弘和朝颜互相搀扶着站起来,

    他的目光一直留在朝颜的脸上,看的她脸上直发烫。

    “看什么?我脸上有什么不对吗?”

    轩辕弘摇摇头。

    朝颜照着他的肩膀打了两,他却没有放手,反而是将她抱在怀里,还是不说话。

    “你这个混蛋,我不在的时候,你是不是也这么抱着别人呀?”

    轩辕弘忽然松手:“谁会有你这么瘦?一点儿肉都没有?!”

    明显就是鄙视朝颜的胸小!

    朝颜生气,但脸上的笑容依旧漾开了,他会开玩笑,就是身体已经没事儿了。

    他拉着她回休息,一边问她:“你救了本王,然后又一次不辞而别……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呀,不想看见你现在这个样子。”

    轩辕弘冷哼一声,让朝颜有些不自在:“当初为什么丢本王离开?”

    “哪那么多为什么,要是我问你,那紫衣姑娘究竟是谁,你背着我究竟有没有和雪雁好,你可答的上来?”

    轩辕弘沉默,他本就不必承认那些根本没有的事情。

    可朝颜便抓到了机会:“你看,你都不会对我说实话,你自己的打算计划,根本就没告诉过我!现在到来问我为什么,哼!”

    朝颜假装生气,不过就是想让他哄上一哄,谁知道他竟无动于衷。

    “最近五毒教和仙人谷在这皇城可能会有一场恶战……”轩辕弘只是提醒着,“你自己多加小心,可不止一个人想杀你。如果想好好活着,就好好呆在本王的身边,不要到处乱走了。”

    朝颜知道,轩辕弘是心疼她的,可这种方式,这种话,听进她的耳朵里面就不像人话。

    “是么?现在你都已经病成这个样子了,你不觉得,本妃保护你的可能性,要比你保护我高吗?”

    轩辕弘只是冷冷地笑了。

    他回身抚了抚朝颜额间的碎发,柔声细语起来:“本王只是很好奇,五毒教的毒蛊这么厉害,你是怎么救本王的?”

    朝颜的脸红到耳朵根儿。

    “怎么不说话了?”

    轩辕弘信手抬起她的巴,脸贴的很近,她仰头能够感受到他的鼻息。

    “我,我……”

    朝颜静静地闭上眼睛,等着他突入起来得一吻。

    一秒钟,两秒钟,三秒钟,咦?她静静地等,悄悄睁眼,却看见轩辕弘的邪笑……

    “你这混蛋,我跟你没什么关系,你不用保护我,管好你自己吧,想杀你的人似乎更多一点儿!”

    朝颜说完,转身离开了,她可不想和轩辕弘回房间,回去了,不免想起那时候的事情,又要无力招架他的讽刺了!

    朝颜记得轩辕弘每一次为她,可他不是求情就是讽刺的,并不能算是什么好事儿吧。

    松香雅苑,她终于有办法休息了,锁好门躺在床上,她开始翻看那本武林秘籍。

    不知道为什么,梅朝颜总觉得自己的记忆混乱和这本秘籍有关系,甚至是她觉得自己已经忘了很多事情,甚至是连自己学过这本秘籍的事情也忘了个一干二净的。

    “究竟是为什么呢?如果我真的忘了这些武功,我需要怎么将他们找回来呢?”

    ...

章节目录

免费历史小说推荐: 大英公务员 永恒圣王 三国之曹家逆子 最强傻婿 抗战之烽火漫天 神医毒妃不好惹 都市最强赘婿 特拉福买家俱乐部 都市无敌战神 钢铁蒸汽与火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