推荐阅读:绝色嫂子太撩人 夜夜笙香 极品好儿媳 都市猎艳 叶辰孙怡夏若雪 山野春情 乡野风月 诱人的继女 猎艳大宋 我和女神在荒岛的日子 乡村女教师 罪城小说林岚 我真是大神医 雯雯华子小说 罪孽深重 驾校情缘 诱人的后母 雪白的嫂子 一生何求 妻子的诱惑

收藏【笔趣读小说www.biqudu.cc】,无弹窗免费网络小说阅读网!

    轩辕晋仓皇地逃出松香雅苑,一切都看在离贤妃的眼里。她眯着眼睛,问身边的哥哥。

    “哥哥,你说我这副面容还能支撑多久?”

    离芸黯然:“放心吧,里面加入了特殊的材料,至少到你生产之后,才需要修复。”

    离贤妃的手,轻轻触了触自己的脸,恶狠狠地说道:“哥哥,是不是妹妹我还不够狠?”

    “万事俱备只欠东风。姣”

    离芸若有所思了一番,然后对她说道:“不能着急,妹妹要想要这天,便不能着急!”

    离贤妃点点头,信步去追轩辕晋籼。

    而离芸,也就站在这松香雅苑的门口,迟迟不肯离去。

    “你来做什么?”推开松香雅苑的门,朝颜看着离芸傻愣愣地站在这里,一时间有些疑惑,“前院大喜,你不去坐坐?”

    离芸的气质和表情和林遥之有些相近,尤其每一次梅朝颜心情不好的时候,他都默默得陪着朝颜,这样让她更加觉得他们相像了。

    这让朝颜想起了师兄:“算了,离大将军,你要进来坐坐吗?”

    她敞开门额,做了一个请的姿势。

    离芸就真的进去,话也不说,只是四周查看着这里。

    与外面的布局摆设来看,这里的一切与外面根本不搭调。

    朝颜见他好奇,便解释道:“觉得这里不一样?大将军,这里与皇宫里面没什么区别。这里就好比冷宫。”

    “你与在说这些有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离芸转身,将胸前的藏宝图拿出来递给了梅朝颜。

    外面的喜乐已经响了起来,朝颜也顾不了那么多了。

    她马上拉着离芸的手臂问道:“你找到青斐姐了,她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“她,死了。”

    死了……

    什么人会杀死青斐姐?那一次让她带着地图逃走之后,她便再也没有联络过她了。

    朝颜哽咽:“这不可能!”

    她不相信,青斐姐的武功不弱,这世间上能敌过桃花坞的武功的人有几个?

    仙人谷与她并无仇怨,要怎么说,也不会是莫攸莲出手的。

    五毒教么?可当时,她已经把五毒教的教主弄死了呀?

    她的腰好痛:“不可能,不可能,扶我一,离将军,拜托,你把我扶进里去。”

    梅朝颜坐稳了,平稳了一气息。

    离芸接着说:“她的尸体并不在你说的地方发现的,而是离古国边境不远的地方。被百姓围观,才被士兵们发现的。”

    “她……怎么死的?”

    外面传来拜堂的喜讯,梅朝颜的手紧紧握着桌角,都要把桌角碾碎一般。

    离芸答:“除去她的脸,她的身上没有一处好肌肤,她好似有什么急事要去古国,她是被扒皮而死的。”

    “残忍……”

    梅朝颜几欲作呕,捂住嘴,憋了回去。

    轩辕弘婚礼,青斐的死讯,更加让她忧思繁重。

    离芸皱着眉头,好心提醒:“孩子重要,这些事情你先不要想了。交给在的,在都完成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,朝颜谢过将军了,将军有什么事情相求,朝颜一定做到。”

    离芸叹了一口气道:“出去瞧瞧吧,或许不一样,不是你想象中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梅朝颜摇头,送客。

    “青斐姐,我一定会为你报仇的!”

    她默默地闭上了眼睛,静静聆听着外面得动静。

    喜堂里,阿洛看着跪在轩辕弘身边得紫衣,气的面无血色。

    离贤妃则是看着皇上心情不好,干脆就也收起了笑容。低头看了看自己隆起的小腹,这个时候洛妃日日受宠。

    可是她呢?离贤妃频频朝着喜堂外面看,梅朝颜这个时候还不来……

    便是轩辕弘要她回避这件事情。

    婚宴结束,她都没有看到梅朝颜出现。离贤妃非常失望,她想大约是这个女人的斗志没有了。

    于是自己和皇上请辞,先去松香雅苑看她。

    可一进松香雅苑,她的人已经不在了。

    “贤妃娘娘,要不要通报王爷?”

    “不用,王爷新婚大喜,不要叨扰他了。”

    --

    梅朝颜拿了东西,从王府的后门出来,她现在唯一的希望是师兄了。

    她也知道,自己这样总是麻烦师兄不好。但说起青斐姐也算是他们的亲人,如若不查清楚这件事情,她是无法安心安胎的。

    可如今要找林遥之,便要先找到莫攸莲。

    轩辕弘困她在松香雅苑,她不要,可这外面天大地大,到底要去什么地方,才能找回他们。

    如果林遥之和青斐都不在,那么桃花坞之中,一定乱透了。

    终于她燃

    起了希望,先回桃花坞,那里需要她。

    林遥之醒过来以后,人已经回到了桃花坞。

    他的头晕晕沉沉地问道:“青斐?青斐?”

    “青斐不在!”

    莫攸莲把水拿了过来,对遥之说道:“这次你又欠我一条命,你们桃花坞的人,说青斐很久没有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人命……?”林遥之举起自己的双手,扭着眉头,“我昏迷了多久,怎么过了这么久?”

    莫攸莲闭口不言,对于这件事情,她多余的话一句也没有。

    只是解释着桃花坞的事情:“你快点儿好起来吧,桃花坞群龙无首可不行,五毒教余孽经常来***扰,你不知道?”

    林遥之摇头,他的头很痛,记忆也很混乱。

    “她呢?朝颜呢?”

    “她怀了孩子,算来,四个月了。”

    莫攸莲尽力平复着自己的心情,缓缓的告诉他。

    “孩子?四个月……”

    林遥之很难受,他心里最珍贵的女人,已经得到幸福了吧?

    叹了一口气,林遥之翻了个身,背对着莫攸莲,沉默了。

    莫攸莲气气地出了子,顺着桃花坞的小溪流散步。

    走着走着,便碰见了,刚到这里的朝颜。

    朝颜叫住她:“莫谷主,莫谷主,可见过我师兄?”

    莫攸莲心情更加不愉快了:“原来是王妃呀,弘王妃来桃花坞做什么,嫌弃你师兄还被你害的不够吗?”

    “我害他?”

    梅朝颜指着自己的鼻子,一副莫名其妙的样子。

    莫攸莲理所当然:“是,你师兄已经回来了,不过他催眠醒来以后,记忆出了些问题,很多事情,记不得了。”

    记忆出问题?

    是和自己当初一样?还是?

    “他,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“卧床,什么都不想听。梅朝颜,若这里,不是桃花坞,我还真想,一子解决了你呢!”

    梅朝颜没有理会她,一人朝着师兄的房间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师兄的房间还是和以往一样整齐,梅朝颜推门而入,林遥之从床上翻身过来。看着她。

    林遥之的确不一样了,以前那个高大威猛的武林主不复存在。他的眼圈乌黑,气色难看,见到她,也是反映了许久。

    “师妹?”

    “师兄,你怎么这个样子了?”

    梅朝颜挺着肚子,赶忙跑到床边,她坐在床边,扶着林遥之。

    以不是当初那个保护她的林遥之了……

    “师兄,你气血两虚,最近一直就关在房间里吗??”

    “你,走吧,这里刀枪剑戟的,容易伤着你肚子里的孩子!”

    好似吃醋的语气,梅朝颜只有欣然接受了。

    她哄着师兄起身:“师兄,你记不记得外面的景色,我记得小溪尽头有一处地方,你一直想带我去看?我们现在可以去了。”

    林遥之摇头。

    他头总是痛,梅朝颜无奈,只能亲自用手替他减轻疼痛。

    “别这样,朝颜,你这么做,我会,我会产生错觉的。”

    朝颜停住了手,长长叹了一口气:“师兄呀,朝颜此次回来便是希望,师兄,你能够保护朝颜,还有……这个孩子。”

    她指了指自己的肚子,一脸无辜地看着林遥之。

    遥之愣住了,他有一瞬间是兴奋的,可也只是那一瞬间的事情。他清楚梅朝颜既然能怀着轩辕弘的孩子来请求保护,那就只是师兄的保护。

    “师兄,如果你愿意,将来朝颜腹中的孩子,便姓林。”

    这句话更加是没有依据,林遥之皱眉头思考着,轩辕弘不会答应的,这应该是他现在唯一的骨肉。

    “师兄,还有一件事儿并不知道吧?青斐姐姐她……”

    朝颜停了一,但是她不得不说:“师兄,青斐姐姐她,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青斐死了?”

    林遥之一子接受不了这大的打击,他起身,扶着特别晕眩的头:“为什么?怎么会这样?”

    他仍然不能接受青斐已死的事实,更因为记忆的混乱崩溃一吼!

    这一吼几乎让梅朝颜往后倒了去,她勉强抓住床栏,稳住身子,气息,肚子里的孩子才没有事情。

    “师兄!”

    她也是一声怒喝:“难道你不想知道是谁杀了青斐姐姐吗?”

    “那就振作起来,振作啊师兄!”

    林遥之才发觉自己刚才那一子,险些伤害到了朝颜。

    非常迅速地起身,到了她的身边。他从背后抱住她:“对不起,我只是,受不了自己现在的这个样子。”

    梅朝颜也拉住了遥之的手,这种痛苦,很难让人理解。

    但她知道林遥之

    永远都可以信任,没关系,她可以帮他好起来。

    “师兄,你相信自己吗?若你相信,我便能让你好起来!”

    桃花坞的事情繁忙,为了让林遥之好好休息,她不得不亲力亲为,就连莫攸莲看了都有些心痛。

    她站在书房外面,看着梅朝颜挺着肚子,在查看各处的账目,百姓的留言,甚至是检查这些弟子的功夫日志。

    莫攸莲端了安胎药,放在她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你是真心疼你师兄,安为什么不离开轩辕弘,为什么不愿意和你师兄在一起?”

    莫攸莲气不过,一定要问个清楚。

    朝颜放手里的事情,端起药来闻了闻:“都是养胎的好药,谢谢谷主了。”

    “说吧,我还不至于害无辜的孩子,就算要杀了你,也等你生完了再杀。”

    莫攸莲范狠,将碗从她的嘴边抢走,先喝了一口。

    样子倒是让朝颜笑了笑:“没什么,这些事情以前都是青斐姐姐在做。真的上手了,才知道事情很难办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知道是难事,你怀着孩子还要做?”

    梅朝颜抬眼,摇头:“总不能让莫谷主代劳不是?”

    “若是你师兄他好不起来了又当如何?”

    “不会!”

    梅朝颜非常自信,将药喝个精光。

    莫攸莲只好将碗端走,不管她的谬论,径自离开了:“既然这样,我就走了,反正你一个人应付的来。”

    莫攸莲都离开了。

    桃花坞中,便真的只剩林遥之和朝颜了。

    遥之每日都起的很早,一点点在做恢复练功。梅朝颜就坐在一边,看着他。

    若换做是从前,勤奋练功的都是梅朝颜。

    她一边缝衣服,一边笑着:“孩子,你看见了吗?这是你干爹,将来你出生了。要好好跟着他学武功。”

    林遥之练了满头大汗,梅朝颜赶忙拿着手帕为他擦去额头上面的细汗。

    “师兄感觉,自己恢复的如何了?”

    他只要看到梅朝颜笑,就够了:“还好。”

    梅朝颜这便放心了,起码这几日在这里的日子是安全的,没有人要欺负她,要伤害她的孩子。能够远离宫斗,远离轩辕弘的背叛,也好!

    可林遥之看她的眼神总是担忧的。

    “为兄的,只是怕,没有能力再保护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会,朝颜是天第一,朝颜说,师兄能保护我,便是可以的!”

    王府,轩辕弘醉熏熏地召集各位大人饮酒作乐。

    还是有各类朝廷之中浪荡不羁的大人们愿意来的,而紫衣,她的任务便是翩翩而舞,为酒助兴!

    紫衣看着举杯饮乐的人们,尤其是正眼都不瞧一的轩辕弘。

    她的心在滴血……

    无人问津。

    白棋到了轩辕弘的身边,问道:“王爷,王妃走了。是不是要派人去找?”

    轩辕弘的眼神一闪:“找,找到在哪,不要打扰她,保护起来,告诉本王!”

    白棋点头退。

    而他举杯之余,也无心喝酒了。他的脑子里面都是梅朝颜,为了自己的孩子,为了她的安全,唯有将她推的越来越远。

    他的手几次险些将那酒杯握碎!

    梅朝颜的名字,就这么刻在她的脑海里面。

    唐李苏韩四位大臣,旗门第众多,报做一团,有意祝他为皇上,只是现在少了一档子的契机,把皇叔搬来。

    轩辕弘还在想,究竟用什么样儿的方法,能够让所有的人都反对这个皇叔。

    原来他想不出来,可自从婚宴那日见过离贤妃,他想的主意,便能够实现了。

    酒过三巡,他晃晃悠悠地走到后院,把白棋唤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白棋。”

    “王爷,什么事儿?”

    他鬼魅一笑,悄悄在她的耳边吩咐着:“朝颜最相信你,若要你现在就去照顾朝颜别让她回来皇城,你可愿意?”

    “王爷……这奴婢怎么和王妃解释?”

    轩辕弘眯着眼睛道:“是吗?她已经不是本王的王妃了,”

    待他功成名就,待他登基之日,梅朝颜一定是他的皇后,也是唯一的皇后。

    桃花坞,第五个月了。

    梅朝颜的身子渐大,但是每日为林遥之擦汗的习惯已经养成了。

    她腹中的孩子是希望,她已经痊愈的师兄是希望。

    没有轩辕弘,她的每一天每一刻也是幸福快乐的。

    直到,白棋出现。

    “小姐。是白棋呀。”

    她衣服残破,面容暗淡地站在朝颜的面前,样子十分可怜。

    梅朝颜挺着肚子,吩咐门徒将她带去熟悉。

    自始至终,她没有

    出声。

    林遥之担心非常,干脆自己来问:“朝颜你怎么了?白棋不是你的亲近之人吗?”

    朝颜低头,坐休息:“没什么,只是觉得一月过去了,就连我在弘亲王府最亲近的一个人都赶出来了。那么轩辕弘对她……”

    “别想他了!”林遥之把住她的肩膀,几乎是狂吼,“你看师兄我,新生活总算到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对。”梅朝颜安慰着师兄,他现在的情绪还是比较容易激动,“师兄,你弄痛朝颜了。”

    他松开手原地来回踱步:“对不起……对,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大约是提起了轩辕弘这三个字,林遥之非常疯狂,他坐立不安地在梅朝颜面前乱晃。

    “师兄,你放心吧,我没事儿的,只要我现在腹中的孩子还好,我就心满意足了,其他人其他事情,我都不管了。”

    林遥之战战兢兢起来,听见她这么说,心中微微安心起来。

    “是,师妹,青斐她……”

    梅朝颜深表迁就,毕竟,毕竟一个月了,她对青斐的死毫无头绪。

    说起这件事情,她就有些累心。

    “师兄,别说了,既然白棋来了,一定有很多事情要与我说,我再问问她。”

    梅朝颜送走林遥之,便慢慢步到了白棋的房门外面。

    她轻轻推门进来,白棋刚刚换好衣服。

    “小姐。”

    她手上还有伤痕,那不像是假的:“好,起来吧。白棋,你说说好么,为什么一个月才,你竟然沦落到这种地步?”

    白棋皱了皱眉头:“小姐的孩子可好?”

    “好,都好。你还没有回答我。”

    白棋松口:“是王爷,王爷看见白棋,就想起了小姐,王爷说奴婢还是来照顾小姐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他……知道我在什么地方?”

    白棋方觉的自己说漏了嘴:“不,是奴婢,奴婢觉得小姐一定会来桃花坞的。奴婢很想念小姐。没有奴婢照顾,小姐可好吗?”

    “好,都好。”梅朝颜奔上去抱住白棋,她好想哭,可是这诺大的桃花坞,她竟然不知道找谁去哭,“白棋,谢谢你来找我,我真的好心痛,好难过。”

    “小姐,奴婢知道,想哭就痛痛快快哭吧!”

    不错,梅朝颜很久没有痛苦一场了吧,那眼泪像是能淹没所有的事务一样。

    “小姐,您跟奴婢说,您是真的放王爷了吗?”

    梅朝颜只有呜咽,没有其他。

    白棋的问话有些奇怪,朝颜的感情和理性几乎是同时在进行的。白棋明明知道提起轩辕弘,她会难过,还会哪壶不提提哪壶吗?

    ...

章节目录

免费历史小说推荐: 箭魔 东晋北府一丘八 最强兵神之强势崛起 雪狼出击 神医毒妃不好惹 重生南非当警察 永恒圣王 抗战之烽火漫天 大英公务员 吟游刺杀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