推荐阅读:绝色嫂子太撩人 夜夜笙香 极品好儿媳 都市猎艳 叶辰孙怡夏若雪 山野春情 乡野风月 诱人的继女 猎艳大宋 我和女神在荒岛的日子 乡村女教师 罪城小说林岚 我真是大神医 雯雯华子小说 罪孽深重 驾校情缘 诱人的后母 雪白的嫂子 一生何求 妻子的诱惑

收藏【笔趣读小说www.biqudu.cc】,无弹窗免费网络小说阅读网!

    陆浅墨的身影顿了一下,却没说一个字,而是径自向前走。

    陆衍看着他的背影,面色冷的像是凝结成了冰一般。他站在风雪里良久,才慢慢的踱步回到车上。

    雪越下越大,他望着车窗外飞舞的鹅毛大雪,心里愈发的烦闷,从衣兜里拿出一支烟点燃,他狠狠地吸了一口烟,闷在了胸腔里。然后缓缓地吐了出来,思绪渐渐的被拉回到很多年之前。

    他和陆浅墨是一同长大的,因为长得比较像,年龄又差不多,所以很多人都把他们误当作一对双胞胎,那个时候,他和陆浅墨喜欢交换彼此的衣服,糊弄大人,喜欢一起玩,一起做任何事情。

    他以为两个人会一直是好兄弟,可直到温颜若出现,一切都被打破了。

    十岁那年夏天,他和浅墨一起到商家老宅给陆老爷子贺寿,他和浅墨贪玩。趁着大人不注意从前厅溜到了后院,他们在莲花池边玩,意外也就在这个时候发生,浅墨从池塘边忽然跌了下去。

    他想要下去救浅墨,但莲花池里的淤泥很深,他下去后就被淤泥缠的没了力气。

    眼看着两人快要被淹死,这个时候一个稚嫩的女声蓦地响起,大声的叫着,把大人引了过来,他和浅墨也因此而得救。

    后来他和浅墨才知道,那个女孩子是温颜若,商家的养女。是她看到他们落水,大声呼喊了人,他们才幸免于难,他们和温颜若的关系,因为救命之恩而慢慢的拉近。

    接触之后,他们发现,温颜若虽然是商家的养女,可她过的却连佣人也不如,商家的很多佣人都对她进行打骂,克扣她的生活费用,常年的营养不良,让温颜若长得瘦瘦小小的。看起来惹人心疼。

    他们找商老爷子反应这件事情,商老爷子答应他们,会训斥那些佣人,但商老爷子那么多的事情,又怎么会时时刻刻注意到温颜若的情况?

    结果就是,他们反应一次,温颜若的生活就好几天,但之后会变得更差。

    后来。他们也就再和商老爷子说这件事情,而是在私底下帮助温颜若,给她所有他们能帮助的。

    温颜若对他们的帮助很感激,但从没因为这些帮助,而在他们面前露出半点卑微过,她很柔弱,却很坚韧,有一双爱笑的眼睛,明明过的不好,却从不在别人面前抱怨半分,而是尽自己所能帮助自己要帮助的人。

    在年少时期,他和陆浅墨,都觉得温颜若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女孩。

    三个人渐渐的长大,直到他十八岁那年。

    那年,浅墨十九岁,温颜刚好十六岁。

    为了庆祝温颜若的十六岁生日,他们从部队里面逃出来,给她买蛋糕,包下一个ktv,喝了整整一晚上。

    那天,他在卫生间里吐得一塌糊涂走出来,却见到浅墨和温颜若抱在了一起偷偷地亲吻。

    那一刻他才明白,两人是相互喜欢的。

    他悄悄的退出了那个包厢,心里有些失落,但这些失落不是因为他对温颜若有什么想,而是因为一贯的三人行,忽然两人在一起了,他成了多余的那一个。温颜若在他的意识里,温颜若和家里的姐妹或者是好哥们没什么区别,而陆浅墨是他一直以来的好兄弟。

    所以失落归失落,他也是为两人真心的祝福。

    他以为,两人在那之后会顺理成章的在一起,但两人一直是平平静静的,像是ktv那一晚是他一个人的错觉。

    他虽然奇怪,但也尊重两个人。

    一年后,老爷子在家里宣布,自己为浅墨订了一桩婚事,然而定亲的对象并非是温颜若,而是另外一家千金。

    他看着浅墨那么平静的接受,忽然想起来,他和温颜若之间的关系。

    他找到陆浅墨,问他和温颜若到底是什么关系,他们不是一对情侣吗?

    陆浅墨说,他只是把温颜若当妹妹看待,从未喜欢过温颜若。

    陆浅墨这么说,那他便信。

    日子不紧不慢的过去,浅墨最终订下了钟家的千金,温颜若也始终没对这件事情说一句话,他以为两人的关系真的如陆浅墨所说,只是平常的情谊。

    但订婚的那一晚上,陆浅墨却违背了他说的那句话,他没有出现在订婚现场,那一天钟家和陆家所有的亲朋好友,都在等待中被人看尽了笑话。

    陆家上下发疯似的找了陆浅墨整整一晚上,但没找到。

    他最终在温颜若的公寓里找到了陆浅墨。

    陆浅墨和温颜若两人赤身裸体的躺在同一张床上,而床上的凌乱程度,则昭示着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他把陆浅墨叫醒,忍着怒气问他既然说了自己只是把温颜若当妹妹,为什么又要和她发生关系?他这么做,不止伤害了温颜若,还伤害了钟家的千金。

    陆浅墨说,他喝醉了,所以才会做下糊涂的事情。

    温颜若自始至终,都没开口说一句话。

    他看着陆浅墨,眉头紧皱在一起。

    如果陆浅墨不是他兄弟,他早就一拳打上去。

    吃着碗里的,看着锅里的,这种男人根本不配做陆家的男人。

    他把陆浅墨拖了回去,给钟家的千金道歉,钟家的千金却没有理会他们。这桩婚事在家里人的处理下,最终被平息了下来,钟家和陆家断绝了关系,不再有来往。

    他以为事情到此为止,就这么结束了……

    但两个月后,温颜若和他说,她怀孕了,是陆浅墨的孩子,可浅墨不想要这个孩子,要她把孩子打掉,希望他能劝劝陆浅墨,她是真的喜欢陆浅墨。

    他知道这个消息后,亲自去问陆浅墨,问他是不是真的。

    陆浅墨默认了,他一怒之下,将陆浅墨揍了一顿,问他准备拿温颜若怎么办,明知道温颜若喜欢他,却在和她发生关系后,不和她保持距离,反而还和以前一样和她在一起,给她无望的希望。

    陆浅墨依旧是那句话,他只把温颜若当妹妹,不会娶她,但也不会离开她,因为他想要照顾温颜若,如果没有他,颜若的生活会很难过。

    这一句回答,让他对陆浅墨彻底的失望。

    他和陆浅墨再不说一句话,也不再和温颜若联系,这两个人,无论是谁对谁错,这辈子他都不想在和他们有任何的瓜葛。

    再听到温颜若的消息是三个月后。

    商家的人发现温颜若有了孩子,问她孩子是谁的,在逼问的过程中,温颜若不小心从楼梯上滚了下来,当场出了血,被送进了医院。

    后来,他去医院里看望温颜若,她哭着拉着他的手,说:“衍哥哥,他们都骗我,说我的孩子没了,衍哥哥你去求求浅墨,求他别让我拿掉这个孩子,如果他不想要我,我可以离开,我只要这个孩子……”

    他陪了温颜若一整天,然后找到陆浅墨,把他揍了一顿。

    三天后,他从部队退伍。

    温颜若康复出院的那一天,他没去接她,因为那一天是他去美国的日子……

    手忽然被烫了一下,陆衍从沉思中回过神来,垂眸看到手中的烟已经燃尽,他将烟头按在了烟灰缸里,而后缓缓地发动了车子,车子向着陆家的方向驶去。

    回到陆家别墅,雪已经下的很大,从车上下来,积压的雪发出吱吱呀呀的声音。

    他踏入客厅,走到二楼,经过叶弯弯门口的时候,停下了脚步,站在她门口沉凝了片刻,他推开了门,轻手轻脚的走进去。床上,叶弯弯已经熟睡,白净的脸蛋上是安详的表情,睫毛随着她的呼吸微微的颤动着,一切都宁静而平和。

    陆衍站在床边,看着她很久,然后俯身,将她搭在床边的手,轻轻的拿起来,放在手心里,亲了一下,声音低沉的说:“弯弯,我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的。”

    夜色沉沉,衬得他那双漆黑的眸子,越发的明亮,如同黑曜石一般。

    而床上的叶弯弯似是梦到了什么,轻轻的动了一下,嘴角微微的勾起,露出一抹浅浅的笑容……

    *

    第二天早上醒来,整个世界都是一片银装素裹,叶弯弯穿好衣服跑到院子里玩雪,刚出门就被冻的打了个哆嗦,可她还是坚决的跑进了雪堆里。

    a市很多年没下过这么大的雪了。休找乒技。

    从昨天开始,下了整整一天一夜,院子里积压的雪差不多到她的脚踝那里了。

    她在雪地里踩了一会儿,然后开始团雪球,团了一会儿,手指冷的不行,正准备放弃,却听到身后响起了脚步声,紧接着是那道熟悉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这么早就起来玩雪,身体都好了?”

    昨天看到她脸色没有半点血色的被陆浅墨抱着,他想杀了陆浅墨的冲动都有了。

    叶弯弯转过身,柳叶眉向下压了压,露出一个明媚的笑容,“我是打不死的小强,当然没事了。”昨天虽然被吓到,可只要想到,她一有危险,陆衍就会出现,哪里还会害怕?所以昨天晚上,她睡的很好,今天早上起来,就没什么大碍了。

    陆衍走到她跟前,目光落在她冻的通红的手上,伸手把她的手握在手心里,“怎么这么冷。”

    感觉到他的体温,叶弯弯的脸颊微红,又听他这么问,说:“我刚才堆雪人了嘛,当然会手冷。”

    “你想堆雪人?”陆衍的目光落在她堆得那个四不像的雪人上,嘴角露出一丝似是而非的笑容。

    叶弯弯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,见看到自己堆的那个雪人,顿时有些窘迫,她抽回手,挡住陆衍的视线,说道:“不许看。”她堆得雪人是挺难看的,可也犯不着被嘲笑吧,难道陆衍就会堆雪人吗?她才不信。

    陆衍嘴角的笑意更浓,拉住她的胳膊往下压了一下,说:“我帮你堆雪人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会堆雪人?”叶弯弯惊讶的问,她可是打心底里不相信陆衍会堆雪人的。

    “当然会。”陆衍很自信的说道,“你站一边去,看我怎么堆雪人。”

    叶弯弯半信半疑的抬步往一边走,走了两米左右,停住了脚步。

    那边陆衍已经开始堆起了雪人,他先团了一团雪,然后在雪地里不停地滚,等着雪球大了,再对雪球进行打磨,做完一个雪球,又开始弄另外一个,等两个都做完了,把两个雪球上下堆在了一起,初步雪球就做好了。

    “去拿根萝卜和纽扣过来。”陆衍回头望着她,扬声说道。

    叶弯弯看到他做好的雪人愣了一下,然后往厨房里跑,和王妈要了两根胡萝卜,然后又到二楼拿了纽扣。

    回到院子里,陆衍已经又堆了一个雪人,两个雪人一个大一些,一个小一些。

    把东西递给陆衍,她问:“怎么堆了两个?”

    陆衍不紧不慢的把雪人的模型装扮好,最后插上树枝,扭过头看着她,笑着说道:“一个是你,一个是我。”

    叶弯弯看着那两个手牵手的雪人,脸颊刷的一下红了个通透,支支吾吾的半天,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堆完了雪人,两人回房间里吃饭。

    王妈把早餐已经准备好了,等两个人进房间里,就把饭菜端了上来。

    叶弯弯走到餐桌前,迫不及待的喝了一口粥,热乎乎的粥流入口腔里,她舒服的呼了一口气,一旁的陆衍见到她这样,黑眸里闪过一丝温柔,他边夹起一块鸡蛋放在她碗里边说:“等下凉了再和,吃太热的食物对身体不好,还是先吃点其他的。”

    叶弯弯点了点头,把鸡蛋吃了,对着陆衍笑了笑,然后随手把娱乐报纸打开。在看到报纸的头版头条的时候,她嘴里的鸡蛋噗的一声全都吐了出来。

    她捂着嘴拼命的咳嗽了起来,陆衍立刻站了起来,拍着她的背部,帮她顺气,“怎么这么不小心?吃鸡蛋都能吃成这样。”

    叶弯弯摇了摇头,想要说话,可嗓子痒的厉害。

    咳嗽了好半会儿,才缓了过来,她拿起桌子上的报纸,递到陆衍的跟前,“陆衍,这事情是不是你做的?”

    报纸上的头版头条是顾念出车祸的事情,她昨天被人关在了储藏室里,第二天顾念就出了意外,真有这么巧合的事情?打死她都不相信,所以才会在看到顾念出车祸的时候,那么惊讶。

    “不是我做的。”陆衍的眸光落在那张报纸上沉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真的?”叶弯弯有些不相信的问。

    陆衍不说话,淡淡地瞥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叶弯弯见他是这反应,就知道陆衍没说假话,他是真的没对顾念做什么,所以才懒得回答她,可到底是谁做了这件事情?难不成,真的是顾念一不小心出了车祸?

章节目录

免费都市小说推荐: 至尊毒妃:邪王的盛宠娇妃 最佳豪门女婿 虎婿 杨潇唐沐雪 终极学生在都市 叶辰萧初然 王牌高手 超品兵王在都市 宝鉴 修真弃少混花都